您当前的位置:
加强基层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管理

 

一年一度的决算审查季到来了,各地政府的财审部门又忙得不可开交。各种类、款、项、目数据像赶集似的一堆堆往眼前拥,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业务之余,在网上浏览着外地做法,在线下看着县区基层的做法,忽然眼前一亮,一道共性的靓丽风景展现在面前,令人几分惊喜,又几分迷惑。

对照看了几个基层决算文本,发现一些县区基层财政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在一年内突然变“胖”了,而且还“胖”了不少,从增速看,起码也是50%起步。难道在去年疫情来势迅猛的情况下,这些地方基层的经济实力雄厚,财政收入实现了大额超收。

在网上调阅了财政部2018年3月发布的《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心中的小疙瘩才慢慢解开。原来不是基层在去年疫情肆虐的情况下财政收入大幅超年初预算,也不是数字注水,移花接木。究其突然变胖的原因,应是财政部2018年3月出台的暂行办法在基层遇到了新环境、新情况、新问题。如之何?给暂行办法打补丁呗,否则办法怎么叫暂行呢?多说一句,在新的财税改革政策下,随着金税三期工程的全面铺开,税收收入的笼子越合越严实,从制度和技术上为财税收入扎上了一道铁篱笆。

翻了翻财政部的这个暂行办法,办法很精干,涉及预算调节基金来源的有三条,短小精悍:

第四条规定,一般公共预算的超收收入,除用于冲减赤字外,应当用于设置或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第五条规定,一般公共预算的结余资金应当用于设置或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一般公共预算按照权责发生制核算的资金,不作为结余。一般公共预算连续结转两年仍未用完的资金,应当作为结余资金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第六条规定,政府性基金预算结转资金规模超过该项基金当年收入30%的部分,应当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政府性基金预算连续结转两年仍未用完的资金,应当作为结余资金,可以调入一般公共预算,并应当用于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

十九大以来,按照“全面规范透明、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工作总体要求,各地预决算公开力度前所未有,呈现出喜人变化。看了下网上网下这几个县区基层提供的信息,对照暂行办法的三条捋一捋,想了想。首先,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的来源不是第四条规定的一般公共预算的超收收入。在去年举国抗疫局面下,中央提出了六稳六保,对中小企业减税减费让利,基层地方大额超收年初预算不现实。这几个地方实际情况也是如此, 没有超收。其次对照暂行办法第六条,政府性基金预算结转资金规模超过该项基金当年收入30%的部分政府性基金预算连续结转两年仍未用完的资金,可以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随着各地财税信息公开工作日渐深入,大家知道基层政府性基金的来源是土地出让金,支出大体用于基础设施和社会民生项目,这类资金支对基层地方来讲,本就是等米下锅的局面,哪有多少结转和结余啊。

最后看第五条。焦点在此,就看基层怎么操作了。第五条规定,一般公共预算结余可以补充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没问题。但何谓结余?到年底了,事了钱未花完是结余,事未了钱未花完是吗?事未了钱未花完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应当在年底完成而没完成,根据绩效原则,资金收回责无旁贷。还有一种是根据权责发生制应当跨年结算,不作为结余。但何种支出可归入此种情况,目前情况不明,因此这种收回就很值得商榷。当然跨年也有限度,预算法规定,连续结转两年的就应当收回,但连一年都没跨就收回,给人一种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感觉。

 

其实往深里想,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除了工资福利外,大致分两种,一种是会议、培训、差旅、“三公”等日常公用经费,一种是项目支出。仅考虑公用经费,如果到了年底,公用经费有了可观的结余,到底是年初预算安排的不科学呢,还是厉行节约呢?

到了年底,各种未花完的资金一起进入预算稳定基金蓄水池。预算稳定基金的池子变大了,变胖了,乍一看非常乐观,预算执行有力,基金很雄厚。但到底是真胖还是虚胖,需要多些分析。财政部的暂行办法第七条规定,各级财政部门应当合理控制预算稳定调节基金规模。但何为合理,如何控制,如何科学有效发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作用,还需在暂行办法上打些补丁,换个新笼头。

附件下载: